[悲鸣血铃兰](1-2)作者:caomei999-综合小说 
首页  »  综合小说  »  [悲鸣血铃兰](1-2)作者:caomei999
[悲鸣血铃兰](1-2)作者:caomei999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轮官网:www.hhlsq02.com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悲鸣血铃兰

 

 字数:8685
 

    题记:写作是个枯燥的事情,况且本人并不是专业写手,所以如果本文难入 您的法眼,也请轻拍。具体写多长并没有什么打算,但是主线是比较清晰的,所 有人名均为虚构,职业身份部分虚构,请勿对号入座。这个文章,自己还是花了 些心思在里面,器官文应该已经够多了,而且我本人也不喜欢那种干柴烈火式的 穿越文,代入感太差,也缺乏真实性。不过文笔毕竟是文字,或博君一笑,或引 人深思,但是无论如何,码了这么多砖头,多少也希望得到认可~
 
    第一章
 
    “小宋,企划部的材料你去复印二十份,各位老总每人送一份,其他的拿给 会务科。”
 
    “好的,李经理。”
 
    宋懿莹接过行政部经理李胜基递过来的企划书跑进复印间,很小心的复印了 二十份,认真的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错误,直奔雷总的办公室。
 
    总经理办公室是个套间,外面一间是总经理秘书李真真的办公室,这时候李 真真没在办公桌前,不知道去做什么了。
 
    办公室里传来女人放荡的声音“雷总,那天你好厉害,把人家弄得舒服死了。” 宋懿莹认得这声音,是人事部经理闫静。平日里她穿得满身名牌,没有谁敢得罪 她,公司招聘和炒人都是她说了算。怪不得,原来是巴上了雷济江这棵大树。 
    宋懿莹愣愣的站在门外有些发呆,她当然不会傻到这个时候一头撞进去,正 在进退维谷的时候,伴随着清脆的高跟鞋声,李真真回来了,“你是行政部的准 大学生宋懿莹吧?有什么事么?”
 
    “哦,李经理让我来送企划部的资料”宋懿莹有些慌张,“雷总好像不在办 公室,麻烦李姐转交给他可以么?”
 
    “没问题,放这吧。”
 
    坐回自己的办公桌,李真真好整以暇的倒了杯水,果不其然,没有几分钟闫 静走了出来,也没和李真真打招呼,径自出了门。李真真甩了个白眼,切了一声。 随后敲门进了雷济江的办公室。
 
    “雷总,刚才行政部的暑期工宋懿莹来送材料,可能听到了什么”李真真站 到办公桌前;雷济江头也没抬嗯了一声以示知道的意思,等李真真出门房间随手 带上门,才放下了手中的笔,一脸的高深莫测。
 
    接下来一天,宋懿莹都有些失魂落魄的,毕竟不是什么好事,恰巧被自己撞 见,心里颇有些烦乱。说起来雷济江和宋懿莹的父亲宋巍还是大学同学,趁着高 三毕业这段时间来做暑期工体验生活也是通过雷济江的关系,宋巍的身体一
 直不好,每月三千块钱的工资对于家境很普通的宋家来说也是一笔可观的收
 入。
 
    马上就到下班时间了,宋懿莹甩了甩头,整理下思绪,暗暗开导自己,想不 明白的事就不想了,这时候电话响了起来,“莹莹啊,你爸突然晕倒了,我打了 120 ,正送医院呢,你赶快过来吧”电话那头是妈妈刘丽芬有些慌乱的声音。 
    宋懿莹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和李胜基请了假飞奔医院,宋巍是在家看电视 的时候突然晕倒的,事先没有任何征兆,到了医院一大票检查,医生一脸沉重的 说:“病人血管栓塞70% ,目前虽然脱离了危险,但是需要尽快进行手术,前 期的费用大概是八十万,建议你们家属尽快准备。“
 
    在病房陪了一会,母女两个相对无言,最后刘丽芬说:“我在这就行了,莹 莹你先回去吧,你爸好好养着就行了”,宋懿莹终究是拧不过妈妈,回了家觉得 心里空落落的,望着天花板,也不知道几点迷迷糊糊睡着了。
 
    第二天,宋懿莹请了一天假,来到医院,宋巍觉得气氛有些压抑,“多大的 事儿啊,我养养就行了,你们两个别愁眉苦脸的。”一家三口闷声闷气的吃了午 饭,宋巍刚要躺下午睡,雷济江突然来了。
 
    经过上次的事情,宋懿莹面对雷济江觉得有些尴尬,倒是雷济江笑着说: “莹莹啊,不打算请我进去么。”
 
    “雷叔,您快请进。”
 
    雷济江进了门,放下手中的果篮,这时候宋巍也到了坐了起来,“老雷啊, 你怎么过来了?”
 
    “老宋,我听下面的人说你进了医院,莹莹要是不请假我还不知道这个事” 雷济江坐到床边。
 
    几人寒暄了几句,雷济江道了保重,留下两千块钱,“莹莹你就安心照顾你 爸,公司就先不忙去。”
 
    “莹莹,送送你雷叔叔”宋巍嘱咐道。
 
    宋懿莹答应一声陪着雷济江往外走,到了医院门口。雷济江的司机已经在等, 临上车雷济江拍了拍宋懿莹的肩膀,有些意味深长的说“莹莹啊,需要用钱就去 找雷叔叔,且不论我和你爸这么多年的交情,雷叔叔也很喜欢你啊。”
 
    望着雷济江的雷克萨斯滑出了医院大门,有了这莫名的承诺,压在心里的经 济压力似乎稍有缓解,回到病房,刘丽芬正在算账,能说上话的亲戚都借遍了也 就三十万左右,还有五十万的缺口是怎么也堵不上了,这还不算后期的治疗
 费用,刘丽芬是唉声叹气,宋巍一言不发。
 
    “不然找老雷借点吧,他开这么大公司,这些钱总是有的。”刘丽芬突然说。 
    “你让我怎么开口,这不是小数目,而且我们很久没联系了,莹莹去上班已 经欠了人家人情了”宋巍黑着脸,“就算借了,用什么还。我明天就出院,这个 不做手术也未必就有事。”
 
    “出院,出院,你没听医生怎么说?”刘丽芬突然发飙,“你想死,我们娘 俩怎么办啊!”
 
    宋懿莹不想听父母为这个争吵,走出了病房,看着天,突然觉得天空灰蒙蒙 的,漫无目的的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猛然抬头,竟然到了公司大门口。她暗 暗对自己说,难道潜意识里自己是来找雷济江借钱的?苦笑着摇了摇头,如
 果没有昨天那件事,还真没准要来求雷济江,可是现在宋懿莹已经把雷济江
 分类到坏人这一栏,想开口就难了。
 
    回到医院,刚到病房门口,就听到里面刘丽芬尖利的声音,“找谁借你都不 同意,那你说到底怎么办。”
 
    一阵沉默后,只听到宋巍重重的叹气声。
 
    呆了一会,宋懿莹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去找雷济江借钱了,又回到公司,径直 走到总经理办公室,李真真正在接电话,看到宋懿莹点头示意,对着电话说“好 的,那我稍后和您联系。”放下电话望着宋懿莹,“有事么?”
 
    “我想找雷总。”
 
    进了总经理办公室,雷济江正在喝茶,看到宋懿莹,雷济江站了起来,做到 会客沙发上,“莹莹坐,来找雷叔叔有什么事?”
 
    到了这个时候,宋懿莹突然有些开不了口,倒是雷济江说。“算起来,大学 快开学了吧?”
 
    宋懿莹突然有些错愕,“后天报道,其实雷叔叔我来……”
 
    “莹莹转眼都是大姑娘了,今年十八了吧”雷济江突然没头没脑的冒出一句, 不过紧跟着话锋一转,“有什么需要雷叔叔帮忙的尽管说。”
 
    “雷叔叔,我爸的病……”宋懿莹还在考虑怎么措辞,雷济江拉住她的手, “莹莹啊,前天你来我办公室的时候……”
 
    “雷叔叔,我什么都没看到。”宋懿莹惊慌的说。
 
    “莹莹,你这么说不就是承认看到了什么嘛,其实也无所谓啦,你雷叔叔也 就这点爱好,男人嘛,呵呵。”雷济江朝着宋懿莹这边靠了靠,“老宋的手术费 还差多少?”
 
    “五十万,雷叔叔,我跟您借,我从现在开始不要工资了好么,大学我不去 了,就在这工作,用工资还。”既然开了口,宋懿莹就把自己的意思说明了。 
    “就你那点工资还到什么时候,这样,你看呢,雷叔叔很喜欢你,大学嘛, 雷叔叔觉得还是要上的,你这样,没事的时候多陪陪叔叔,这五十万雷叔叔出了。” 
    尽管有那天的事情,但是宋懿莹还是没想到雷济江这么明目张胆的和自己提 这些,本能的想拒绝,可是想到病房里刘丽芬尖利的嗓音和宋巍重重的叹气声, 宋懿莹有些不知所措。
 
    雷济江把手放在宋懿莹的大腿上,尽管隔着牛仔裤,仍能感觉到青春的肉体 那惊人的弹性,宋懿莹想扳开雷济江的手,但是雷济江没动,“莹莹,你十八岁 了,是个大姑娘了,这时候就该为爸爸做些力所能及的事,你说呢?”
 
    见宋懿莹不说话但是也没继续扳自己的手,雷济江抚摸着少女的腿,“你呢, 让雷叔叔高兴,雷叔叔也会教你好多东西,听雷叔叔的话,也治好爸爸的病,你 考虑下吧。”
 
    其实也没有很激烈的思想斗争,毕竟华山一条路,雷济江看出了宋懿莹的心 思把她抱到了自己的腿上,宋懿莹任由雷济江摆布着,“这样吧,莹莹,你先去 给你爸爸送手术费。”说完雷济江在宋懿莹的臀部掐了一把让她站起身来,
 
    作为风月老手,雷济江深谙欲速则不达的道理,他已经有计划慢慢调教这个 姿容秀丽的青涩少女。
 
    拿着雷济江给的卡,宋懿莹按事先编好的话告诉宋巍,自己以后会用工资慢 慢还,雷叔叔是个好人也很在意爸爸的病情等等,搞得刘丽芬还留下了几滴廉价 的眼泪。
 
    出乎意料的接下来几天,雷济江都没有找宋懿莹,手术费有了着落之后,宋 家上空的乌云也慢慢地消散了许多,大学的生活也在宋懿莹面前展开了篇章。 
    南平大学军训的最后一天……
 
    天空被飞舞的荷尔蒙染成了暧昧的粉红色,一些和兵哥哥们打成一片的女生 哭的稀里哗啦,联欢会之后,宋懿莹回到宿舍,这是个四人间,除了韩懿莹之外 还有两个同班的女生,几天时间彼此也算混熟了,宋懿莹也有些淡忘了雷济
 
    江带给自己的压抑感,刘丽芬打来电话,说明天宋巍的手术就可以进行了, 雷济江还花钱找了个护工,言里言外对雷济江倍加推崇,这些话仿佛一块石头压 在宋懿莹心口,有些喘不过气。
 
    手术进行的还算顺利,这也算这段时间来宋懿莹听到的唯一的好消息,宋巍 老是惦记向雷济江借钱的是,宋懿莹只好说雷济江给自己每个月五千的工资,大 学期间半工半读等等搪塞过去,尽管知道这不是长久之计,但总好过让宋巍
 整日里喋喋不休。
 
    无论如何,有了护工,宋懿莹总算很安心住在学校,开始自己的大学生活, 军训已经结束,再有三天就正式开学了,这时候,雷济江打来了电话,“莹莹, 军训结束了吧,明天上午我来接你。”
 
    第二章
 
    其实宋懿莹还挂念着宋巍手术后的相关费用,这个病是无底洞,有了雷济江, 心里总不至于没有着落,至于那些要求,宋懿莹倒是明白,这世上总没有免费的 午餐。如果这个世界上都是善男信女,那还需要警察做什么,想到这里,
 
    她竟然有些莫名的安慰,暗暗对自己说,也可能过一段时间雷济江觉得无聊 了就会放开自己,不过到了那个时候,宋巍的后期费用怎么解决?而且这段时间 雷济江一直没找自己,反倒让宋懿莹有些不知道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宋懿莹正在胡思乱想,猛然电话响了,正是雷济江,“莹莹,我在你学校门 口啊。”
 
    “雷叔叔,我这就下去。”
 
    “宋懿莹,你叔叔找你啊?”同寝室的张薇随口问了一句。
 
    “恩,我下去了,回来再说啊。”宋懿莹对张薇印象不错,挺文静的小女孩, 而且说话有趣,很带人缘,相比来说寝室里的另一个同学高菲才让人头疼,整日 里八卦不停。
 
    到了校门,雷济江开了一辆黑色的大众途锐,降下玻璃冲她招了招手,宋懿 莹坐到副驾,车子快速启动。偷眼瞄了瞄正在开车的雷济江,宋懿莹有些紧张, 尽管对一切都有心理准备,但是未知的事物还是让她心存恐惧。
 
    “莹莹,听说老宋做了手术好多了,这样对嘛,你看,现在大家多开心。” 前面红灯,雷济江踩了刹车,不等宋懿莹说话,“莹莹,你看你,老是牛仔裤运 动鞋的,女孩子应该穿得漂亮些,雷叔叔带你去买衣服,以后你就穿雷叔叔
 买的衣服好啦。“
 
    “雷叔叔,我穿这样比较舒服。”宋懿莹忙说,有些不敢看雷济江。
 
    “你答应了要听雷叔叔的话,你如果说话不算数,那雷叔叔说的话还要不要 算数啊。”雷济江打了一把方向,车子朝着商业区方向开去。
 
    宋懿莹不敢接腔,买就买吧,到时候穿不穿还不是自己说了算,主要出来见 雷济江的时候穿着他买的衣服就好了。
 
    从地下停车场乘电梯直奔四层女装,宋懿莹站在雷济江的身后有些慌张,电 梯门一开,雷济江拉起她的手,宋懿莹本能的一挣,但是雷济江拉得很用力,边 走边看,宋懿莹由他牵着手,默默的跟在后面。
 
    “莹莹,你去试试这个。”雷济江把宋懿莹拉到身前,到了这时候,宋懿莹 知道状况,不顺着雷济江对自己没什么好处,结果导购手里的衣服进试衣间换了 衣服。
 
    时间不长,宋懿莹扭扭捏捏的走了出来,导购适时的夸了起来,“身材真好, 我们这身衣服在您身上太有气质了。先生,您女儿真漂亮。”
 
    水蓝色的蕾丝衬衣,手臂和后背大片白花花的肌肤若隐若现,膝上20公分的 白色纱裙薄如蝉翼,看着眼前局促不安又青春洋溢的宋懿莹,雷济江颇有几分自 得,“包起来吧。”
 
    一个多小时,逛遍了女装部,雷济江刷掉了将近五万,都是些超短裙、紧身 裤、大领口的衣服和各式丝袜、高跟鞋。期间,因为东西太多,还两次把东西放 到车里,就是这样,手里还是有五六个大包小包。
 
    “莹莹,喜欢什么样的内衣?”在内衣厅,雷济江笑眯眯的问宋懿莹,宋懿 莹哪敢回应,咬着嘴唇不说话。
 
    这时候导购走了过来,“这位小姐需要么?”
 
    “恩,你帮我们介绍下吧。”雷济江揽着宋懿莹的肩膀,“莹莹你说呢?” 
    宋懿莹低着头,雷济江用力把她朝自己怀里揽了揽,宋懿莹抬起头,正遇到 雷济江略有严肃的目光,不由心里一慌,“雷叔,听您的。”
 
    导购倒是见怪不怪,对雷济江笑了笑,“这位小姐这么苗条。应该S 码的就 可以,大概要什么类型的呢?”虽然嘴上这么说,却走到了一排架子前停下, “先生您看,这些应该都很适合这位小姐。”
 
    宋懿莹顺眼看去,这个架子上都是一些丁字裤,布料少得可怜不说,竟然还 是非常薄纱质和丝质布料,配套的胸罩也是非透即露,就算是夜店的陪酒女郎穿 了也略显过火。雷济江倒是很满意,“不错,莹莹,你去挑几套。”说完重
 
    重的看了宋懿莹一眼,他的本意就是慢慢调教宋懿莹,所以虽然讲究循序渐 进,但是也必须一次次的突破宋懿莹的的底线,何况看到宋懿莹害羞的样子,雷 济江觉得心中流淌着成就感。
 
    宋懿莹想想病床上的宋巍,狠下心走到架子前,看着那些还没有一指宽布条 欲哭无泪,说实话站在这里已经让她很难堪了,说到给自己挑选这种内衣真的是 不知从何挑起,只是站在那里愣愣的发呆。
 
    “怎么了,觉得不好么?”雷济江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甚至带着重重的鼻息。 
    宋懿莹左右为难,“雷叔,都蛮好的,我不知道怎么选。”说完这话,宋懿 莹恨不得马上昏过去,可以不用面对这种尴尬。
 
    “这样吧,小姐,你帮她选十套。”雷济江笑眯眯的对导购说。
 
    “好的,先生。”导购不知道是故意和宋懿莹为难还是怎么,选了十套最暴 露的,其中甚至有胯下只是一条细绳的的内裤和三角形中间却没有布料的胸衣。 
    回到车上,雷济江点起一支烟,望着方向盘,“莹莹,人这一辈子,有很多 问题是没有办法解决的,比如生老病死,比如众叛亲离,但是多年的经验告诉我, 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一个人若连亲人都不顾及,你还能指望他别
 的么?“宋懿莹没有出声,他想不出雷济江突然说这些是要表达什么。
 
    “我之所以愿意出老宋治病的费用,第一当然是我希望得到你,或者在目前 看来可以说是你的肉体,人的精神和肉体是可分的,在贪婪的肉体面前,精神是 渺小的。”雷济江有些意味深长,“第二个让我出钱的理由是因为我不想你
 
    去和别人借钱,因为这一生,你可以背金钱的债,但不能背感情的债。金钱 你可能有还清的时候,感情的债却能让你背负到死。而且,你想想,以老宋的病 情,后续的费用可能你现在也想象得到,如果没有我,你需要去求多少人?“ 
    宋懿莹倒是从来没想过这么多,听了这些,眼前这个男人的形象似乎变得越 来越具体起来。
 
    “我说这些,并不是要在你面前充一个好人,你知道,这个世界上,如果一 个人很慷慨,那是因为他拥有的比挥霍的更多,在我而言,你很让我喜欢,我也 愿意对你好。对你而言,我是一个长期的保证,不仅仅是后期的费用,现在
 
    开始,你不上课的时间继续来公司上班,每个月的工资加倍。“说到这,雷 济江启动了车,”当然,你也需要相应的付出。“
 
    宋懿莹仔细咀嚼这雷济江说的这些话,似乎隐隐还有后半段没有说出,但是 以她的阅历如何能和雷济江这种在社会摸爬滚打了半辈子的人较量,“知道了, 雷叔叔。”
 
    “恩,莹莹,很多时候你叫雷叔叔不太方便,这样,你做我的干女儿,以后 你就叫我爸爸吧,相信老宋和嫂子也不会有意见。”雷济江突然露出高深莫测的 微笑。
 
    “听你的,雷叔叔。”宋懿莹一时还想不到有什么时候叫雷叔叔会不方便, 但是想想母亲刘丽芬对雷济江的态度,心里不由苦笑。
 
    “还叫雷叔叔?”
 
    “爸。”宋懿莹也有些奇怪,这声爸似乎比自己想象中药流利的多,几乎是 脱口而出。
 
    “乖女儿,这样,我们去学校,你把之前的衣服都拿出来,以后就穿爸爸买 的衣服。”雷济江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我在你学校边上的盛世学苑买了套房, 这段时间也装修好了,这是钥匙,以后没意外的话,你就去那等我。”说
 
    完递过一把金光闪闪的钥匙。
 
    这是宋懿莹没有料到的,想起以后要天天穿成那种样子,风言风语是少不了 的,不由觉得这四年的大学生活有些风雨飘摇。
 
    到了寝室,张薇没在,只有高菲躺在床上,见到雷济江进来,高菲瞄了一眼 宋懿莹,宋懿莹敷衍道,“爸,这是高菲。”
 
    “叔叔好。”高菲的嘴倒是特别的甜。
 
    雷济江回了好,看着宋懿莹把所有的衣服装进箱子,随后把今天新买的衣服 拿来一部分放进衣橱,这个过程中高菲一直疑惑的盯着,看到那些衣服的款式和 牌子,高菲眼里闪了闪光,但是没有开口问。宋懿莹有些慌慌张张的拉起箱
 子下了楼,俩个人来到盛世学苑。
 
    这是一套小跃层,位于27和28层,因为28层是顶层,还附带一个小天台,有
 三百坪的样子,装修的主色调是浅绿色,闲得很清新。下面一层是客厅、厨房、 餐厅、卫生间和活动室,带着宋懿莹简单看了一下后到了楼上,“莹莹,这
 间是卧室,你平时可以住在这里。“雷济江打开楼梯边的一扇门,然后指着
 对面的两扇门,”这是书房,里面有一架钢琴,听老宋说你是钢琴八级,不简单 啊。这个是卫生间,楼上楼下都有就不用跑来跑去了。“
 
    再里面是两扇明显厚重的大门,雷济江说,“这两间暂时不要动,以后才用 得着。我一会还有点事,你休息下,冲个凉,我晚上过来,你在这里等我。” 
    宋懿莹站在楼梯口,看着雷济江下了楼,到了门口,;雷济江回过头,“莹 莹,每周一、三、五的下午三点,会有家政的来做清洁,他们有钥匙,你就不用 管了。”说完拉起宋懿莹装衣服的箱子出了门。
 
    宋懿莹有点手足无措,在书房的椅子上发了下呆,她决定回学校。盛世学苑 距离南平大学直线距离只有五百米,走路也不过十分钟。
 
    回到宿舍,高菲马上八卦的靠了过来,“莹莹,你爸爸给你买了那么多新衣 服啊,我看超性感的。”
 
    宋懿莹咧了咧嘴,算是笑过了,没接话,高菲也不觉得无趣,继续说,“你 爸爸是做什么的啊?我看戴的表是肖邦啊,怎么也要十几万吧?”用胳膊肘捅了 捅宋懿莹,“看不出你还是个富家女啊。”
 
    “我算哪门子富家女啊?”宋懿莹站起来,“我出去下,晚上回家住,就不 回来了。”
 
    吃过午饭,宋懿莹去医院看望真正的老爸宋巍,母亲刘丽芬和护工王嫂都在, 宋巍的精神状况不错,见到女儿很高兴,“莹莹啊,在学校习惯么,和同学相处 的怎么样啊?”宋懿莹心里有事,就顺口回答。这时候刘丽芬凑了过来,
 
    “莹莹啊,你在老雷的公司工作过一段时间,这老雷人真不错啊。他公司情 况怎么样,会不会催着咱家还钱啊?”
 
    “妈,雷叔认我做干女儿,说钱不忙还,还说让我不上课的时候继续去公司 帮忙,每个月给六千的工资。”宋懿莹也想让父母尽量少因为钱的事发愁,毕竟 自己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再怎么样也只有咬牙硬扛了。“我每个月给您二老
 
    两千,其他的按月还雷叔叔,这样一年就能还五万呢。“尽管想把这六千都 给父母,但是为了避免被怀疑,宋懿莹还是决定每个月给家里两千块钱。
 
    “好,好,好。”连说了三个好,刘丽芬笑的脸上都开了花。
 
    雷济江做完公司的事情天已经暗了下来,其实凭经验,他并不想这么快就和 宋懿莹有肉体上的更深接触,可是如果没有这一过程,接下来的调教计划就不能 顺利展开,毕竟底线是需要一步步突破的,直接就上难度,可能会适得其反
 。去盛世学苑的路上,雷济江想起宋懿莹害羞的表情和可爱的笨拙,不由得
 心跳加快,这对他也是崭新的体验,毕竟类似于乱伦的感觉是之前没有尝试过的, 而对宋懿莹的下一步计划更是想起来都会激动。
 
    到了27楼,雷济江并没有用钥匙开门,而是按响了门铃,大概半分钟后,门 开了,宋懿莹怯怯的站在里面。雷济江想得明白,自己和这个小女孩并不是在谈 恋爱,所以有时候表现出自己的强势反而能有更好的效果。两个人进了门,
 
    雷济江拉着宋懿莹到了卧室,这时候宋懿莹的心里雪亮,已经知道要发生什 么,低着头站在床边,雷济江把她逼到墙角,有些粗暴的印在宋懿莹的唇上,双 手伸进她的衣服,大力揉搓着小巧挺拔椒乳。
 
    在经验老道的雷济江面前,宋懿莹咬着下唇,很快被撩拨的面色通红,被雷 济江剥成一根白葱,雷济江放开她,开始脱自己的衣服,宋懿莹环抱着自己,显 得局促不安。
 
    “看着我!”雷济江用命令的口气,宋懿莹抬起头,第一次见到成熟男人的 身体,雷济江虽然已经四十出头,却保养的很好,隐隐可见六块腹肌,身材略显 瘦弱,但是显得精干壮实,带着雄性动物特有的粗狂。
 
    两个人很快在床上叠起了罗汉,雷济江的手在宋懿莹的胯下摸索着新鲜的肉 芽,并不停地画着圆,几圈下来手上已经有暖热且湿润的感觉,宋懿莹紧紧地闭 着眼,呼吸开始急促起来,柔软的双唇在雷济江的压迫下不断变换着形状。
 
    并不等前戏做足,雷济江分开宋懿莹的双腿,把自己高昂的男根送进阴毛稀 疏的女体中,略有阻碍之后,雪白的床单上已有点点梅花绽放开来。看着宋懿莹 依旧咬着下唇默默地承受着自己,雷济江忽然有些怜惜,不过是个十八岁的女孩 子而已,是不是这些事对她而言太沉重了些。不过已经给了她整个下午的时
 间过渡,想到这,雷济江给了自己安心的理由,真正开始享受青春的身体带给自 己的欢愉,把宋懿莹的双脚扛在自己的左肩,大力的活动起来,空气中弥漫着暧 昧的气息和宋懿莹身上说不清的甜香味道。
 
    宋懿莹胸前的两团白肉拼命地左冲右突,却逃不过雷济江的手,温暖光滑的 触觉从指间传递过来,雷济江竟似有些迷醉,年轻真好。稍微放缓了节奏,将宋 懿莹摆成侧躺的姿势,雷济江一手抓着宋懿莹的脚踝,一只手在雪白的翘臀
 上游走,这时候宋懿莹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下体不自觉的紧紧夹住那样东西, 雷济江只觉得一阵电流通过,生命的精华随之而出。
 
    雷济江将年轻的肉体揽在怀里,宋懿莹身上泛起了细密的汗珠,双手护在胸 前一动不动。休息了下,雷济江也不说话,自顾自的洗了澡,穿好衣服扔下一句, “我走了,等我电话吧。”便推门而去。
 
    听到门关好的声音,宋懿莹睁开了眼,眼神有些迷离,这一晚是她从女孩到 女人的蜕变,她失去了一样很宝贵的东西,但是刚刚疼痛之外的酥麻感觉让她也 有些异样。洗了澡,穿上湖蓝色的睡衣,窗外的天空看不到多少星星,那个
 人男的气息还在,自己却不一样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忘记时间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要啦免费统计